EN [退出]
伦敦陷落国语版>中国新闻

_知情人曝光华斯股份“肃宁皮毛市场”利益纠葛

2017-11-24 10:28

2013年10月15日,华斯股份公告将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增幅由20%—50%修正为1%—10%,原因是于2013年8月30日收购了子公司京南裘皮城公司(简称京南公司)34%的股权后,股占比变为85.5%,鉴于京南裘皮城正处于净投入期,合并报表后导致净利润下降。

京南公司是华斯股份为了建设肃宁县尚村原皮毛市场二期工程(下简称“二期工程”)而成立的,据了解,该项目已进入招商期。

令人费解的是,战略投资人云龙集团为何要在即将进入收获之际选择退出?

有接近云龙集团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透露,云龙集团是被迫退出,京南公司的股东间早就陷入僵局,在工程建设成本上产生分歧。

另外,京南公司因违约拖欠相关方工程清算款,被“二期工程”西区16栋建筑原工程项目负责人陈亚路一纸诉状,告到河北沧州中院。然而,令陈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10月11日开庭之前,京南公司方律师以清算协议无效为由申请终止审理。

这其中,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恩怨纠葛?

肃宁项目收入潜力大

河北省沧州市肃宁县,被称为中国的“裘皮之都”。在这,你可以找到最完整的裘皮市场产业链和最规模化的裘皮集散市场、裘皮半成品和成品批发贸易中心。这里也是裘皮行业原料价格和成品价格形成中心。

而尚村,这个在外界看来普普通通的小镇,甚至环境有些脏乱,却是裘皮购销商常年穿梭的地方。2005年,人们在尚村专门建了一个皮毛市场,将裘皮交易的火爆场面一直持续到了现在。

提起贺式父子(贺国英、贺素成),尚村当地人几乎无人不晓。他们掌舵的华斯股份,这个驻扎在尚村的皮毛大亨,已经成为公认的裘皮行业生产的龙头企业。

2011年,华斯股份为了抢占市场先机,进一步发展上游资源,开始在尚村打造第二个皮毛市场。

为了更好的建设开发“二期工程”,2011年5月28日,华斯股份使用5000万超募资金和1500万自有资金设立全资子公司京南公司。3天后,华斯便公告引进战略合作伙伴云龙集团、豪爵房地产分别出资4291万、1830万向京南公司增资,分别获得34%、14.5%的股权。华斯股份以52.5%持股位列第一大股东。

资料显示,“二期工程”位于镇裘皮一期项目西侧,占地80多亩,计划投资3亿元,截至2013年中期已经投入1.86亿元。

“二期工程”的经营范围为购销裘皮、皮革市场的开发、租赁和市场服务。前施工项目管理者之一陈亚路表示,目前,该主体建设已经完毕,总建筑面积13万平米,共有商铺752个,已经进入火爆招商阶段,而且市场需求比较火。

理财周报记者向尚村当地做皮毛生意的商户了解到:“二期工程”的出售价格大概为5000—5500元/平米。而据陈透露,当时华斯拿地的价格比较便宜,价格为1500元左右/平米。

一位接近云龙集团的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透露:“当时云龙考察的结果是,连盖起来成本,最多不突破3000块钱一平,不要求赚翻一番,赚个70%—80%总可以。”

出乎意料的是,2013年8月30日,华斯股份公告,以现金收购云龙集团所持的京南公司34%股权。云龙集团为何眼睁睁地看着到嘴的鸭子飞走?

合作方被指亏本退出

前述接近云龙集团的人士表示,云龙是被迫退出,京南公司的股东间早就陷入僵局,在工程建设成本上产生分歧。

华斯与云龙的牵手,要追溯到沧州市政府去广州会展中心招商引资。云龙集团董事长作为广州商会的副会长,看到这个项目的前景不错。

而华斯和云龙都看上了“肃宁县尚村市场东路西侧、市场南路北侧”的这块地皮,经过政府协调,双方决定共同投资。

而据上述接近云龙的人士表示,当时华斯同意共同投资的条件是:一是做大股东,二是另外一个股东豪爵地产缺乏资金,希望云龙借钱给豪爵。

最终,豪爵房地产出资的1830万元,由华斯和云龙各自借出一半凑成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豪爵地产成立于2011年4月25日,法人代表王志红,成立不到一个月,就进入京南公司。

就这样,云龙拿着过半个亿的资金来到尚村做投资。

另外,“二期项目”启动时,由于资金不足,由华斯和云龙各借出2000万元左右给京南公司,这部分借款在项目启动后三四个月后还给云龙,但至今没付给云龙利息。

而且,由于“二期工程”是华斯第一个商业地产项目,华斯并无经验,而云龙有丰富的商业地产经验,所以整个项目从策划、规划到怎么建,都是以云龙为主。

“广州花都狮岭项目非常成功,云龙从那边找的人才去设计、策划,包括电子平台、商户的管理和规划,每层怎么做。”上述接近云龙的人士表示。

最终,云龙将34%的股权转让,转让金额为4242万元。“不仅两年内没有回报,收不到利息,而且还亏本退出。”上述接近云龙的人士表示。

投入这么大财力、人力和精力,若不是实在达不成共识,云龙也不会放弃这块肥肉。据上述接近云龙的人士表示,在项目建设过程中,云龙作为股东,有了解资金如何花费的权利,因此想看财务报表,但华斯以上市公司不能提前披露为由,不愿提供,最终虽然同意到尚村当地看,但不准拍照,不准留复印件,文件立刻收回。

另外,云龙派驻京南公司的股东代表殷建中,因在工程细节与京南公司副总经理王智弘发生争执,受到王威胁。而王智弘另一身份是京南公司另一股东豪爵地产的总经理。

因此,为了解决股东僵局和建设成本分歧,2013年4月9日,云龙方面提出了四个解决方案,一是股权归边,由一方股东购买全部或者部分股权,获得对价的股东退出京南公司;二是股东承包建设,承包建设面积与股份比例匹配,且各股东承包建设成本统一执行1290元/平方米;三是华斯作为大股东提出优于上述方案;四是罢免王志弘副总经理职务。

但华斯方面,并没有同意股东承包建设,而是回购了云龙手中的京南公司股份。

“当时有第三方愿意给10%的收益收购云龙手中的京南公司股份,但华斯也没有同意。“上述接近云龙的人士表示。

理财周报就上述分歧向华斯股份求证,截至截稿日,并未收到回复,而董事长贺国英的手机也一直无人接听。

拖欠工程款,华斯成被告

云龙集团第一次出远门,收到的不是丰厚利润,而是一个惨痛教训,而遭遇同样不幸的是,是跟云龙一起出远门的陈亚路。

在施工阶段,京南公司将“二期项目”分为两个标段,其中一个标段是西区16栋建筑,陈亚路被中太公司任命为该工程项目部负责人。

由于此前陈亚路与云龙曾有合作,2012年7月,在云龙的介绍下,成为该段工程的负责人。

在施工过程中,因为该工程合同要求垫资和工期紧,所以为解决工程资金紧的问题,陈亚路在任期内垫资现金协助施工。

一方面是因为资金迟迟不到位,另一方面工地管理困难,以及对当地气候饮食不适应,所以6个多月后,陈亚路申请退出该项目。

陈亚路向理财周报记者提供的文件中显示:2013年3月29日,中太公司决定免去陈亚路该工程项目部负责人的职务。经中太公司、京南公司与原告协商清算,三方订立了《退场清算协议》,按照协议约定:中太公司尚欠陈亚路现金504万元,由京南公司于《退场清算协议》签订三天内一次性支付现金504万元到陈亚路指定账户。但是,该清算协议签订后,京南公司却迟迟不按协议约定履行,虽经陈亚路多次追要,京南公司不支付为由推托拒付至今。

在2013年5月17日陈亚路向沧州中院申请起诉京南公司,要求京南公司归还欠款并查封京南公司的财产。

2013年10月11日,第一次开庭。令陈亚路没有想到的是,在开庭前,京南公司方面律师以《退场清算协议》是在陈亚路逼迫下签字,合同无效,并已向肃宁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为由,申请终止审理,但法院并未采纳。京南公司方面在庭上也并未举证。

陈亚路表示,截至目前,尚未收到肃宁县人民法院的传票。他表示,当时签《退场清算协议》并不情愿,因为收800多万才能收回成本,504万还是亏损的。

真相究竟是什么?

10月16日下午两点,理财周报记者向华斯股份求证,截至截稿日,尚未收到回复。

项目众多,资金紧张

2012年和2013年上半年,京南公司净利润分别亏损110万和422万。

不过,一位去过现场调研的基金研究员表示,今年四季度,“二期工程”就会有预收款,一般是一签三年或五年,第一年免租金。

一位长期跟踪华斯股份研究员表示,从第一期原皮交易市场的火爆程度来看,皮城二期招商有可能超预期,这将为未来的业绩贡献奠定良好基础。根据11万平米的面积,我们假设按照10%的比例出售,则可贡献约2500万元的业绩。

然而,这一切都将跟云龙无关,而华斯股份则需要其尽快贡献利润。

在“二期工程”实施过程中, 无论是项目启动缺资金还是工程欠款,都侧面反映出华斯股份资金周转困难的事实。2013年中报显示,华斯股份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-725.87万元,资产负债率为16.85%,为上市以来最高。

“华斯股份的项目多,大部分都在投入期。”前述长期跟踪的研究员说。

华斯股份在2010年11月上市时承诺,IPO募集资金将用于包括“裘皮服装、服饰精深加工技术改造”,“裘皮服装、服饰生产基地”,“直营店及配送中心”等4个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,,总投资额2.1亿元,建设期均为一年。

外界质疑,募投项目的进度远远低于承诺。截至2013年6月底,上市近两年的华斯股份,仅有“裘皮服装、服饰精深加工技术改造“项目完工,而“裘皮服装、服饰生产基地”投资进度仅为66.12%,“直营店及配送中心建设”投资进度为24.49%,裘皮工程技术研发中心建设的投资进度为78.23%。

对此,华斯股份内部人士表示,由于投资环境、投资条件不同,所以项目进展情况会有所调整。中报公布之时,并不是建设直营店的好季节,三四季度会快一些。

另外,2012年10月,华斯股份抛出3亿元的定增方案,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裘皮服饰生产基地搬迁升级改造项目(简称“生产基地搬迁项目”)、直营店建设项目,分别投入2.15亿元、8469.9万元。

外界质疑,此次募投项目与IPO募投项目重合度过高。

对此,前述华斯股份内部人士表示:“前次募投项目中的技改项目是更新设备,房子修补,而且也不是全部搬过去,硝染和原材料环节不搬,就把服装制造和办公搬过去。而开直营店则符合华斯股份的目标,公司希望将长江以北的城市慢慢覆盖。”

据了解,目前华斯股份有直营店十余家。

“二期工程”是华斯股份第一个商业地产项目,除了向上游延伸外,华斯股份继续向下游延伸,建裘皮制品交易中心(暨毛皮产业园一期)项目,拟投资1.8亿元。据了解,目前该项目的土建工作已经快完成。

10月16日,华斯股份公告,董事长贺国英将持有的1000万股流通股(占公司总股本的8.81%,占贺国英全部持股数的20.83%)质押给华泰证券用于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,质押期限为360天。对此,华斯股份内部人士表示,这是董事长个人行为,并不清楚融资的用途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72894.ddqdgj.cn/hot/20171116/9h98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4 10:28

福禄寿探案狄翰  一次成型无纺布袋  gopro hero5价格  眼皮上长脂肪粒  红动中国红币多少钱  错爱一生  两岸新新闻戴小楠  刻舟求剑文言文翻译  ram皮卡多少钱  素媛原型死了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知情人曝光华斯股份“肃宁皮毛市场”利益纠葛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黄冈豆瓣八卦_创意水果拼盘